您的位置:首頁| 案類分析

可以這樣自然解除勞動合同嗎?

2018-08-24

來源:湖南省職業介紹服務中心  日期:2013-03-23

 案例:
      1995年3月3日,在北京一所學院任貿易系教研室主任的朱某與中國機電設備總公司進出口部簽訂了聘用工作人員合同書,期限2年。雙方約定:聘用期滿后,進出口部根據業務需要和朱某的工作表現如擬不再聘用朱某,須提前2個月通知朱某,并在聘用期滿后3個月給朱某尋找工作的時間,在此期間,進出口部支付朱某工資的百分之七十。合同簽訂后,朱某于同年5月5日出國工作至1996年1月12日回國。出國期間,朱某的國內工資每月800元由其妻代領;國外工資每月300美金,因雙方未商定如何領取,朱分文未取。1996年2月至1997年2月朱某回國工作期間,單位卻未支付其工資,1998年5月,朱某向北京市宣武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該仲裁委以超過規定時間為由,駁回了其申訴請求。朱某又投訴至北京市宣武區法院,請求判令機電公司補發其工資及利息,并給付賠償金。
庭審:
      在法庭上,機電公司答辯道:“朱某受聘于我公司進出口部,并正式簽了勞動合同,交我公司人事處備案。該合同第6條規定,應聘期不得再干第二職業,要以甲方的名義和利益進行各項業務活動,不得以個人名義或其他部門名義進行私人交易。1995年5月,朱某出國工作后違反法律,構成了經濟犯罪,還擅自更改貨單,使貨單與貨物不符,貨物被海關扣留。朱某在國外工作期間沒有認真地推銷公司出口貨物,而是張羅他的私人生意。由于他的瀆職行為,造成了國有資產的積壓和重大損失。此外,他還有貪污公款和擬攜款外逃問題。1996年1月,朱某回國,我公司接到了舉報信后,開始對他的問題進行調查,并通知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將朱某作為布控對象。朱某在國外的工資,他已在國外領取。因朱某在回國后的第2個月即離開我公司,按我公司規定,‘無故曠工除名,10天不上班開除’,所以我公司與朱某間的勞動合同已自然解除,不再付給他工資。”
判決:
      由于雙方各執己見,宣武法院于1998年12月24日作出判決:自本判決生效后3日內,機電公司一次性給付朱某1995年5月至1996年1月的國外工資2700美元,并支付25%的經濟補償金;機電公司一次性給付朱某1 996年2月至1997年2月的國內工資(月工資800元人民幣)10400元人民幣,1997年3月至5月的70%工資計1680元人民幣,并支付25%的經濟補償金。
      宣武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17條明確規定:“訂立和變更勞動合同,應當遵循平等自愿、協商一致的原則,不得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勞動合同依法訂立即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必須履行勞動合同規定的義務。”第50條規定:“工資應當以貨幣形式按月支付給勞動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無故拖欠勞動者的工資。”第91條則規定:“用人單位有下列侵害勞動者合法權益情形之一的,由勞動行政部門責令支付勞動者的工資報酬、經濟補償,并可以責令支付賠償金:(一)克扣或者無故拖欠勞動者工資的”。朱某與機電公司進出口部簽有聘用工作人員合同書,在機電公司人事處備案,并且確定了工資標準。
可見,朱某與機電公司之間的勞動關系已然成立,朱某按合同付出了勞動,機電公司亦應按合同規定向朱某支付工資。機電公司所述朱某的國外工資已在國外領取,未能提供證據,法院不予認定。因朱某1996年1月回國后仍為機電公司工作,加之機電公司至今未出具與朱某解除合同的通知,故對于機電公司聲稱朱某1996年2月以后無故不上班,雙方的勞動合同自然解除,不再支付工資一節,法院不予采信。
關于朱某的國內工資,機電公司應按雙方的合同規定予以給付。朱某起訴要求機電公司按合同規定給付所欠工資補償金,理由正當,證據充分,法院予以支持;其請求判令機電公司支付利息,則不予支持。
判決后,機電公司不服,以朱某在國外的工資已領取,回國后亦未上班為由,上訴至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1999年4月19日,中級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更多》| 下載專區

| 最新招聘

新版微信棋牌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带预测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天下彩免费资料报剎大全 黑龙江时时网站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天津时时有漏洞 辽宁快乐12电视走势图爱彩乐 青海快3走势图 今晚已开特马